お知らせ

五味洋治のページです。主に韓国での北朝鮮関連報道を訳していますが、日本語で紹介されない記事を私の目でセレクトしています。私の執筆活動、経歴についても掲載しています。最近のお勧めは、北朝鮮の軍事関連報道です。日本のメディアが伝えていない細かなものまで拾っています。私がかつてここに書いた金正恩の性格分析は今も十分通用します。筆者へのご連絡はこちら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2010年9月8日水曜日

ジョンウンも訪中していた

亜州週刊の記事 訳している暇がないのでそのまま転載

金正日攜子訪華承諾經濟藍圖 .江迅

金正日攜三子金正銀訪華,但不在訪問團成員名單上;中朝雙方議定朝鮮經濟開放藍圖,涵蓋長春、吉林、圖們江區域,開放羅津、清津港口,落實中朝俄三國聯運,納入中國「十二五」規劃。


--------------------------------------------------------------------------------

朝鮮將被形勢所迫,融入中國開放步伐,中朝經濟合作的新經濟政策將陸續出台。這是六十八歲的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三個月內再度訪華的言談和行程留給人們的重要信息。於八月二十六日至三十日,金正日訪問了中國的吉林和黑龍江兩省。以吉林省為主導、黑龍江省參與的圖們江區域合作開發的核心區「長吉圖開發開放先導區」,以及向東北亞開放的東北三省沿邊近海區域建設,已納入中國「十二五」規劃(第十二個五年規劃,二零一一至一五年),這一規劃建議將在十月舉行的中共十七屆五中全會上審議。時隔四十四年恢復舉行的朝鮮勞動黨代表大會也將於九月上旬在平壤舉行,會議也將有新經濟政策出台。因此,金正日趕在此前訪華,要為他的新政作出部署。

金正日出國行程都走陸路,十分低調。朝鮮孤立於國際社會,使這個神秘國度的最高領導人每次外訪都格外矚目。西方和韓、日媒體的「追蹤性報道」幾乎到了瘋狂地步。這些媒體更關注的是金正日第三子金正銀是否隨行訪華。北京對外聯絡部對此回應說,「金正銀並不在中方邀請名單內」。不過,據負責金正日此行的哈爾濱官員透露,金正銀作為家屬隨同父親一起來,只是不在朝鮮代表團正式名單內。

九一年,蘇聯解體,金正日父親金日成憂心如焚,十月再度訪華,與中國協調戰略,江澤民、楊尚昆與其會談,鄧小平則以私人朋友身份會見。金日成當時向中共通報,因年齡關係,他將逐漸退出執政一線,讓兒子金正日主持工作,希望江、楊對金正日多加關照。如今,患病的金正日也覺得讓兒子接班刻不容緩,須盡快像父親過去那樣求得中國理解。二十七日晚,胡錦濤為金正日舉行歡迎晚宴,金正日說,「世世代代加深和發展朝中友好關係,成了維護東北亞和平與穩定的重要問題」,「在瞬息萬變的國際局勢下,將中朝友誼的接力棒順利移交給下一代人,是我們的歷史使命」。

據北京外交部人士透露,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胡正躍為團長的外交部代表團七月二十六日抵達平壤訪問,此行朝鮮就是安排金正日訪華行程而與平壤當局磋商。金正日繼今年五月訪問遼寧後,此次接連訪問吉林、黑龍江省,東北三省都已訪問完畢。五月訪華時,金正日專列為十七節車廂,而這次是二十六節車廂,多了九節。除了朝鮮國防委員會、黨中央書記部長、外務省等一眾官員外,還有黃海北道、平安北道、慈江道等地方官員,以便借鑑吉林、黑龍江的發展經驗。

朝鮮與中國的跨境鐵路有三條,新義州至丹東、南陽至圖們、滿浦至集安。其中,滿浦和集安鐵路主要用於貨物運輸,外訪不乘飛機的金正日,他的專列從來沒有走過這條鐵路,以往五次訪華都選擇新義州至丹東路線,如今選擇滿浦至集安出境,再從延邊朝鮮族自治州回國,就是出於長吉圖開發的考察有關。

朝鮮外交官在長春與中方外交官交談時慶幸說,好在當初沒有選擇走「新義州——丹東」路線。八月下旬朝鮮平安北道新義州地區洪水泛濫而損失嚴重,有近八千戶住房被毀,七千餘畝農耕地被水淹沒,大量電力設備、鐵路路基遭破壞,如當初安排金正日走新義州至丹東路線,勢必構成影響。

朝鮮勞動黨總書記、國防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日上次訪華是五月上旬。如此密度訪華,可謂「史無前例」,有北京學者認為,「這預示朝鮮半島局勢將出現重大變化」。八月二十七日,在吉林省長春,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與金正日會談,據北京外交部人士說,除了金正日贊同盡快重啟六方會談外,這次是金正日第一次高調和真正意義上評價中國改革開放成就,並明確表示要學習中國經驗。

金正日說,「改革開放後,中國取得迅速發展,處處煥發勃勃生機。我是這一歷史進程的見證者」,「這充分證明中國黨和政府提出的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戰略、實現區域協調發展的方針非常正確」,「相信在中共領導下,中國人民一定會勝利完成『十一五』規劃,順利開啟『十二五』規劃。朝鮮當前致力於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希望加強同中方的交流合作」,「吉林是我曾經生活過的地方,這次故地重遊,看到這裏的巨大變化,深受震動,感觸很多。東北地區與朝鮮接壤,山川地貌相近,工業結構相似。朝鮮要加強同中國東北地區的交流合作,認真研究中國經驗」。

據悉,中國與朝鮮的合作,雙方定下「政府主導、企業為主、市場運作、互利共贏」十六字原則。金正日這次重點考察的是吉林。長吉圖開發開放先導區的主要範圍是圖們江區域的核心地區,即吉林省範圍內的長春、吉林市部分區域和延邊州。延邊州州長李龍熙說,《中國圖們江區域合作開發規劃綱要》引起了朝鮮的關注,朝鮮年初批准延邊州對面的羅先市為直轄市,賦予一系列優惠政策和行政權力,就是應對《規劃》實施給他們帶來的機遇。延吉市與朝鮮毗鄰,海路運輸開通了借朝鮮、俄羅斯港口到達韓國、日本海陸聯運航線。琿春市作為中國唯一的縣級市口岸群所在地,方圓二百公里半徑內分布著朝鮮、俄羅斯十多個港口。琿春可通過公路或鐵路與這些港口相連接,實現「借港出海」。

國際通道建設能為長吉圖流域發展口岸經濟搭建平台。透過中國圖們——朝鮮豆滿江——俄羅斯哈桑鐵路通道,可實現中朝俄三國聯運;透過朝鮮羅津、清津港輻射中國東部沿海地區及韓、日、俄,中國圖們市距朝鮮羅津、清津港的鐵路線長僅一百六七十公里,水上通道開通經羅津港、清津港到韓國束草、釜山海上運輸線,圖們市的內貿物資跨境運輸業務,路線為圖們——羅津港、清津港——上海、廣州、江浙地區。由此可見,朝鮮掌握著這一規劃成功的鑰匙之一。長吉圖如果不能確保透過羅津港或清津港進入東海的路線,就難以成為東北亞物流核心基地。

因此中國也迫切需要朝鮮的合作。據悉,金正日在這次訪華中對羅津、清津港的合作開放作了明確首肯,其中包括延長目前使用的羅津港一號碼頭十年使用權。吉林社科院一位學者分析說,金正日已感覺到自己時日有限,如不在自己還能控制局面的時候走出開放的第一步,朝鮮的經濟就不能獲得大發展,他急於在九月召開黨代會時推出開放措施,他參觀眾多的圖們江流域的中國企業,就是一種印證。

正當金正日在吉林時,八月二十八日,第六屆中國延吉.圖們江地區國際投資貿易洽談會在吉林省延吉市揭幕,來自美、日、韓、俄、朝鮮、加拿大、墨西哥、印尼、馬來西亞等二十六個國家和地區的經貿團體出席。朝鮮首次參加此類洽談會,朝鮮金策市人民委員會副委員長李福日說,朝鮮有計劃明年舉辦與此類似的貿易洽談會,屆時將邀請參與洽談會的所有國家參加。

金正日說,中國東北地區是朝中友誼的發源地,也是金日成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活動的地區。安排金正銀隨同訪問,可一起追尋金日成的足跡。二十六日,他由朝鮮滿浦越過中朝邊境,在吉林市參觀了金日成日本殖民地時期就讀的毓文中學和抗日遺址北山公園。這兩地被朝鮮當局認為是繼承「革命傳統」的聖地。

參拜抗日聯軍紀念塔

二十七、八日,金正日參觀了長春國際農業食品博覽會和吉林農業大學。二十八日晚上九點離開吉林市,午夜抵達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他參觀了哈爾濱工業大學、哈爾濱飛機工業集團、農業機械博覽會、開發區、松花江太陽島公園。三十日上午離開哈爾濱,前往牡丹江,在北山公園,參拜了東北抗日聯軍戰績紀念塔。下午六時半抵達圖們市,二十分鐘後越過中朝邊境,返回朝鮮南陽。

金正日自一九九七年就任朝鮮最高領導人後,已五次訪華,前四次是二零零零年、零一年、零四年和零六年。幾乎每次金正日訪華後,朝鮮都會有積極舉措出台。今次金正日第六次訪華,他會否推出經濟新政,已引發人們關注。■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