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知らせ

五味洋治のページです。主に韓国での北朝鮮関連報道を訳していますが、日本語で紹介されない記事を私の目でセレクトしています。私の執筆活動、経歴についても掲載しています。最近のお勧めは、北朝鮮の軍事関連報道です。日本のメディアが伝えていない細かなものまで拾っています。私がかつてここに書いた金正恩の性格分析は今も十分通用します。筆者へのご連絡はこちら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コメントは実名以外受け付けません。

2011年6月13日月曜日

羅先開発 中国側の報道は? 環球時報特集記事

 

珍しく中朝国境についての記事が、人民日報系タブロイド環球時報に掲載されたようだ。

中国の記事は、漢字がだいたい分かるので訳さないでそのまま転載します。

最初に記事は、中朝ロ国境のルポ。中国は日本のせいで1937年から日本海に出る道をふさがれたとある。

後半の記事は、羅先経済特区開発着工式。朝鮮側代表の張成沢国防委副委員長が「世界的経済特区にする」と挨拶し、8つの開発目標のうち5つが動き始めたとある。

中朝边境行:记者感受“一眼望三国”远望中国出海口(组图)

来源:环球网

2011年06月12日01:45

防川哨卡“一眼三国”奇景

防川哨卡“一眼三国”奇景

  环球时报·环球网“让边疆不再遥远”特派中朝边境记者李亮报道 6月10日,“让边疆不再遥远”中朝边境报道组来到了我们此行的第一站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珲春市。这个城市位处中、朝、俄三国交界处,不仅有着“一眼望三国”的奇特景观,还遥对日本海,讲述着一个关于中国痛失出海口的历史故事。

  行走在珲春的街道中,记者发现大部分广告牌、路牌都标有汉语、朝语及俄语三国文字。逛完充满浓郁俄罗斯风情的欧洲街,再到附近的朝鲜族小吃店吃一碗朝鲜冷面,这是珲春人最普通的休闲方式。整个城市都沉浸在这种中、朝、俄文化交汇及和谐共处的氛围中。

  圈河及珲春两个边境口岸正是这种氛围最直观的写照。6月10日上午,记者来到珲春市对朝鲜的边境口岸圈河口岸。它位于图们江边,距离几百米的河对岸便是朝鲜的元汀口岸,是吉林省对朝贸易过货量最大的陆路口岸,中国首支对朝自驾游的车队也刚刚从这里发出。上午10点,记者看到,数十辆大卡车在口岸外排起长龙,等待接受口岸边检站的检疫、海关等部门的检查。检查结束后,这些装载着煤、红砖等物资的车辆便缓缓通过口岸关卡,驶上图们江上的庆兴大桥,向对岸的朝鲜开进。圈河口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每天从这座桥上驶过的货车约有三百辆,而从事中朝贸易的商人及游客们则乘坐着外形古朴的朝鲜巴士,穿梭于图们江的两岸。

防川哨卡“一眼三国”奇景

位于防川哨所的中俄界碑土字牌

  而离圈河口岸不到半小时的路程,便是一个吉林省内唯一一个对俄边境口岸珲春口岸。在口岸检查厅,记者碰到了一个俄罗斯旅游团。团长是一位中年俄罗斯妇女,她告诉记者,她每个月要带领三个旅游团从俄罗斯边境的斯拉夫洋卡经过珲春进入中国。旅游团成员们主要在延边和长春观光旅游,还有一个重要任务便是购买中国的衣服鞋袜、家具用品等轻工产品。当记者称赞她的丝巾很漂亮时,她高兴地说,这是中国货。

  检查厅外不远便是中俄国境线。一条红线、一块界碑、并列的中俄国旗将一条宽阔的马路分为两个国家的领土。时近傍晚,口岸即将闭关,从与珲春口岸相对的俄方口岸走来一位年轻的俄罗斯女兵。她步履轻盈地走到国境线上,将位于俄罗斯一侧的俄罗斯国旗缓缓降下,然后在夕阳下返回俄方口岸。

  不过,最能刻画珲春立足于中、朝、俄三国边境的地缘特征的还要数防川边防哨所。从市内出发,沿着一条蜿蜒的中国边防巡逻道,记者来到在绿树掩映下的防川哨所。登上专为游人开设的望海阁,眼前景色令所有人叹为观止。右手边,宽阔的图们江浩荡流过,江对岸便是朝鲜。左手边,密林中一道铁丝网将中俄两国隔开,在俄方境内的包德歌尔那小镇上工作的人影依稀可辩。而正对面,连接朝鲜与俄罗斯一座国界铁桥表明,从此往下,图们江不再属于中国。15公里外,淡淡烟雾中隐约看见,图们江注入了波光粼粼的日本海。

正在中俄边境上降下俄罗斯国旗的俄边防女兵

正在中俄边境上降下俄罗斯国旗的俄边防女兵

  中国、朝鲜、俄罗斯三国的国土以及曾属于中国的图们江江口领域便是如此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人们面前。登阁远眺的游客们无不感叹。一位头发花发的游客对记者说,中国被扼往了出海口。

  离防川不远的一座叫张鼓峰的小山讲述了这个可谓悲情的故事。1860年,中俄签订不平等的《中俄北京条约》,割去了乌苏里江以东黑龙江口至图们江口滨海地区四十余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中国从此不再是日本海的滨海国。在清政府会办北洋事宜大臣吴大澄的争取下,1886年,中俄再订协议,允许中国船只进入图们江下游并出入日本海。但1937年,日本为试探苏联军力,在当时伪满州国的张鼓峰下袭击了在此构筑阵地工事的苏军。日苏议和后,日本为控制这一区域,在附近的图们江航道上立桩堵江,封锁通道。中国利用图们江进出日本海的活动被迫完全中止。

  中国就这样失去进入日本海的唯一通道。在张鼓峰战争展览馆的后院,记者举目便可望见依旧青翠的张鼓峰,地面上用当年的弹片拼出的“1937,踏上战争的土地”几个大字,仿佛在诉说着曾经的硝烟与悲怆。图们江水无声的承载着多少中国有识之士对日本海的渴望,边疆小镇的未来离不开国人的关注。

防川哨卡“一眼三国”奇景

正在圈河口岸外等待过境入朝的卡车

防川哨卡“一眼三国”奇景

经中朝边境的庆兴桥驶向朝鲜的卡车


光射せ 7号 発売中です。部数は1500しかありませんので、品切れになる可能性あり。

http://hrnk.trycomp.net/news.php?eid=00606

http://www.rainbow-trading.co.jp/SHOP/2535.html

 


 

中朝罗先特区开建 中方称“一个新的时代在迎接我们”

字号:T|T

  据6月10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中国朝鲜9日举行罗先经济贸易区启动仪式,《环球时报》记者全程参加了这一仪式,感受到了中朝双方对此的深切期待。8日,中朝还举行了黄金坪经济区共同开发启动仪式。朝鲜官方通讯社朝中社9日晚也报道了这一消息。在密切关注中朝经济合作的韩国看来,接连两天举行经济特区启动仪式是个极不寻常的信号。韩国政府官员称,中朝经济特区最终能否成功完全取决于朝鲜政府的意志,关键看朝鲜是否愿意承受开放带来的风险。

  罗津港内,礼炮响处,彩烟腾空,中朝共同开发和共同管理罗先经济贸易区项目启动仪式进入高潮。6月9日中午,在参加仪式的两国相关领导和数百群众的瞩目中,一艘货轮载着2万吨东北优质煤从罗津港启航驶往宁波港。罗津港中国内贸货物跨境运输项目是当天启动的5个项目之一。在启动仪式上,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劳动党行政部长张成泽称,罗先经济贸易区“将建成世界性的经济特区……必能引起世界各国,特别是中国企业家的注意和兴趣,一定会取得成功”;而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也表示:“罗先是一片极有开发价值的沃土,中朝在今后合作中还会碰到很多困难,甚至会有摩擦,但在前进道路上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一个新的时代在迎接我们。”

  启动仪式上,多位发言人提及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在近一年的时间里连续三次密集访问中国的背景,还特别强调启动仪式恰逢中朝两国领导人达成共同开发、共同管理两个经济区的共识一周年之际。两个经济区是指罗先和丹东、新义州段鸭绿江中的黄金坪岛、威化岛。《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巨大的主席台背景板上清楚地写着,仪式的主办者是“中朝两个经济区开发合作联合指导委员会”,而据主持人介绍,该委员会朝方的最高负责人是张成泽,中方的最高负责人是陈德铭,显然,这个委员会设在两国的中央政府层面。

  进入罗先,处处可以感受到朝鲜政府和百姓对中朝合作开发经济贸易区的欢迎和重视。《环球时报》记者8日下午从圈河口岸出境到罗先,近50公里的山间路上,大大小小的转弯口上都有朝鲜的警察在执勤。进入市区,很多老百姓都在打扫街道,刷新楼房,在阳台上摆放绢花。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中国吉林省和朝鲜罗先特别市同时设有省一级的开发合作联合指导委员会,选定了罗先经济贸易区的首批8个开发项目。6月9日启动的是其中的5个:从珲春的圈河口岸到罗先的近50公里二级公路改造项目、罗津港中国内贸货物跨境运输项目、罗先高效示范农业区项目、长春亚泰罗先100万吨水泥厂项目、中国公民罗先自驾游项目。事实上,有些项目在启动仪式之前就已经开始施工和运营了。《环球时报》记者在圈河到罗先的路上看到,这条公路的改造已经全线动工,沿路到处是施工单位的旗帜。记者还获悉,今年年内,罗津港的初步改造建设和罗先到圈河的公路改造都将完成。到时候,从圈河到罗津的土路将被水泥道路替代,车程也将缩短到半小时以内。而所有这些项目所需用电,都将由中国珲春的大唐电厂向罗先输送。中国国家电网的工作人员已经在罗先为这条输电线路开始工作了。(本报赴罗先特派记者   程 刚)

http://world.huanqiu.com/roll/2011-06/1747481.html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